各种新科技手段帮助睡眠 还不如换个好床

  随着智能手机应用的普及,助眠技术也获得了日新月异的发展,很多人尝试通过播放多种音频——包括白噪音、冥想祷文和成人睡前故事等来实现更好睡眠,但这些新科技助眠方法真的是有用的吗?

  睡眠健康”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庞大产业,囊括了从医药到床垫的诸多领域。根据美国麦肯锡公司于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睡眠健康产业总产值达到300亿至400亿美元,且每年增长率高达8%。消费者害怕睡眠不足可能导致癌症、肥胖、痴呆等一系列疾病的心理推动了该产业的蓬勃发展。而随着失眠症患者人数增多,大量可助眠的智能手机应用也应运而生。据称,这些应用可以通过将自然声、白噪音、催眠疗法和音乐旋律巧妙结合,达到助眠的目的。

  然而,在睡眠研究方面已有36年经验的尼尔•史丹利(Neil Stanley)博士对助眠应用的实际功效持保留意见。他认为,“即使是对睡眠一无所知的人,也能设计出助眠应用。问题在于,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助眠应用确有实际功效,人们无法对其作用下结论。”不过他也补充道,个别助眠应用的开发以认知行为疗法等科学理论为基础,或许会有一定效果,“还有的只对特定人群有用,不过很多其他应用都是无稽之谈。”

个别助眠应用的开发以认知行为疗法等科学理论为基础

  史丹利还认为,人们寻求科技助眠的行为本身也是问题所在,因为“还有很多其他明显有效的方法可用”。在购置床铺的开销上,6%的人仅花费不到100英镑(约合人民币890元),60%的人的开支少于700英镑(约合人民币6234元),而明年将发售的第一代助眠机器人的标价就高达500英镑(约合人民币4453元)。他叹惋道:“我宁可花500英镑去买张更好的床。人们依赖于手机应用,却忘记了常识。”

  为了了解各个助眠应用的实际效果,音乐记者劳拉•巴顿(Laura Barton)今年初秋开始了试用实验。

  她尝试的第一个应用叫做Clementine,是金•帕克(Kim Parker)专门为女性设计的助眠应用,但助眠效果并不理想。巴顿用了几晚Clementine应用之后,又尝试了“数字药丸”(Digipill)。据说这个应用用到了“心理声学”,给失眠患者配“数字安眠药”,以打开他们的潜意识。开始是一段钢琴曲,然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描述一个永不天黑的地方,以此轻轻安抚人们入睡。但在黑暗中听一个人的声音会很奇怪。

  而“放松旋律”(Relax Melodies)应用则不会用到人声,而是帮助人们从一个声音菜单中创造出一个适合自己入睡的声音环境。这个声音菜单包括:粉色噪声、褐色噪声、猫咪叫声、潜鸟叫声、汽车引擎声、和尚念经声以及岩洞中特别的雨声。巴顿试用时,状况百出,效果并不理想。巴顿用了“白色噪音”( White Noise)应用时,好几个晚上尝试听着干衣机的声音、粉色噪声和吸尘器的声音入睡,但都徒劳,反而让其浑身发痒。另一个叫“睡眠”( Slumber )的应用以讲故事的方式来引人入睡,这听错来很不错但巴顿又被故事情节中不符合逻辑的细节所干扰。后,她试了“与我同眠”(Sleep With Me),这严格来说不算应用,而是一个利用睡前故事的古老艺术的广播。

  巴顿说道:“在我试过的所有方法中,“与我同眠”广播是有效的。但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太累了,毕竟之前好几天我都被那些睡眠应用搞得睡不着觉。”

失眠哪治疗好 失眠最好的治疗方法 失眠的自我疗法 史上全明星资料
警惕 这类人不能吃香菜
警惕 这类人不能吃香菜香菜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一种配菜。经常可以看到煮...
10个简单小妙招巧治鼻炎
10个简单小妙招巧治鼻炎鼻炎相信很多的人都不陌生吧。鼻炎的反复发作是否给...
高血压的治疗与饮食
高血压的治疗与饮食现在由于生活条件的提高,三高人群也逐渐的扩大年轻...